博文资讯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19-06-10  浏览刺次数:


  六合通心水论坛123现场报码2019年5月31日-6月4日,一年一度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ASCO)年会在芝加哥召开。今年ASCO大会上,由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吴令英教授领衔的SOLO1研究荣登ASCO壁报展示,在ASCO会议现场,医脉通有幸邀请到吴令英教授为我们解读今年ASCO关于妇科肿瘤的研究进展。

  医脉通:SOLO1研究被公认为卵巢癌治疗领域的里程碑,研究结果证实奥拉帕利用于新诊断晚期卵巢癌一线维持治疗,相比于安慰剂可以降低70%的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那么在中国人群中奥拉帕利的疗效如何呢?与整体人群有何差异?

  吴令英教授:SOLO研究主要针对存在BRCA突变的新诊断晚期卵巢癌输卵管癌和原发性腹膜癌,在一线手术化疗之后,获得完全缓解和部分缓解的患者中进行奥拉帕利维持治疗。SOLO1研究结果为何给卵巢癌治疗带来里程碑式的改变。原因在于,奥拉帕利明显改善了患者的无进展生存(PFS),奥拉帕利组60%以上患者在3年内无疾病进展,而安慰剂组为26.9%,可以预测奥拉帕利也能使总生存(OS)有很大改善。在这项国际多中心的研究中,中国一共入组了64例患者,其中分别有44例和20例患者随机分组到奥拉帕利组和安慰剂组。

  目前,中位随访30个月时的结果显示,安慰剂组和奥拉帕利组的中位PFS是9.3个月和尚未达到,相对危险度HR是0.46,因此可见,与安慰剂组相比,奥拉帕利明显改善一线化疗之后BRCA突变卵巢癌患者的生存,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与全球研究的疗效保持一致。安全性方面,也和全球研究数据基本一致,最常见的还是恶心、呕吐以及贫血,3级以上不良事件贫血相对较多,但也与全球研究数据基本一致。3级以上的贫血的发生率约为30%,大部分副作用的发生主要在前1~3个月,随着服用药物时间的延长,这些副作用的发生逐渐减少。

  医脉通:PARP抑制剂在卵巢癌方面还有哪些问题需要去解决,下一步的研究方向是什么?

  吴令英教授:刚才已提及,PARP抑制剂不论在一线维持治疗还是在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的维持治疗中都取得了较好的疗效,但面临的问题之一是,如何解决PARP抑制剂耐药之后的问题?二是,SOLO1等研究主要针对存在BRCA突变的患者,而在无BRCA突变患者中的疗效如何?从其他研究中可以发现,HRD阳性的患者和HRD阴性\BRCA野生型患者也能从治疗中获益,但是获益的程度不同。总体上,BRCA突变的获益最大,其次是HRD阳性。如何提高HRD阴性或BRCA阴性患者的疗效仍是有待解决的问题。

  很高兴的看到,今年ASCO大会上有这方面的研究,比如免疫治疗或抗血管生成药物联合PARP抑制剂在无突变患者中也取得了较好的结果。

  医脉通:本次ASCO会议上妇科肿瘤领域哪些研究可能改变我们的临床实践?请您从子宫内膜癌、和卵巢癌两个方向作简要点评?

  吴令英教授:在子宫内膜癌的口头报道中,有一项关于免疫治疗的研究,主要针对子宫内膜癌复发或经一线到三线化疗之后的复发性晚期患者,约15%的晚期子宫内膜患者中存在DNA错配修复缺陷,虽然该研究入组的患者并不多,但德瓦鲁单抗在这部分患者中有效率达到40%。而在DNA错配修复表达正常的这部分患者中,其有效率仅有3%。因此可见,免疫治疗可能给妇科肿瘤的治疗中带来希望,同时,DNA错配修复表达缺失也可能是免疫治疗的一个生物标记物。

  关于卵巢癌的研究,除了刚才提及的SOLO1之外,在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中,还有两个较重要的研究,一是SOLO3(奥拉帕利),二是AVANOVA(尼拉帕利)。

  SOLO3研究评估了奥拉帕利对比非铂类单药用于BRCA突变的铂敏感复发卵巢癌的疗效。结果显示,奥拉帕利的独立评估委员会和研究者评估的中位PFS分别为13.4个月和13.2个月点,而非铂类单药的中位PFS是分别是9.2个月和8.5个月。因此可看出,奥拉帕利单药在这部分患者中的疗效优于非铂类单药,并且其安全性方面也优于化疗药物。这为在铂类敏感复发的BRCA突变卵巢癌患者的治疗选择和进一步的研究提供了依据。

  AVANOVA研究共入组97例患者,评估了尼拉帕利联合贝伐珠单抗对比尼拉帕利单药的疗效和安全性,结果显示,尼拉帕利联合治疗的中位PFS是11.9个月,尼拉帕利单药是5.5个月。

  单药和联合治疗在铂敏感复发的卵巢癌患者中都取得了有意义的疗效,而在不论突变状态和无化疗间期(6~12个月或12个月以上)患者中,联合治疗对比单药的疗效均优于单药。安全性方面,联合治疗组在高血压、蛋白尿方面明显增加之外,其他方面没有太大的区别,即毒副作用可耐受。